老男孩 ——蒲白曾经有个“红烛”足球队

单位:蒲白矿业作者:一叶发布时间:2019-04-19 点击数:1359

征战陕西“兴隆—联大杯”城市足球邀请赛

征战白水县五人制足球赛合影

岁月你别催,该来的我不推;岁月你别催,走远的仍要追。当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挥别的那一刻就如同流水的光阴,谁能抵得过,谁能叹息、奈何。

2017年盛夏,一面印着“坏男孩”字样的队旗在蒲城县卤阳湖球场上挥动,一群不惑之年的老男孩们在赛场上肆意奔跑,奋力拼搏,曾经风华绝代的蒲白矿区“红烛”足球队再披战袍,征战陕西“兴隆—联大杯”城市足球邀请赛。

然而时光如沙,划开了他们眼角的褶皱,吹慢了他们追风的身影。望着身后的球门,曾经的追风少年、曾经的追梦赤子,都刻进了他们关于足球的美好记忆。享受足球、享受相聚,或许这就是足球对他们最好的馈赠。

白水煤矿中学足球教练郝振正(前排右四)

蒲白矿区足球爱好者合影

觉醒孕育

上世纪,在绵延数百里的渭北黑腰带上,乌金浇灌出蒲白“煤黑子”们坚不可摧、百折不挠的精神脊梁,他们手扛肩挑、洒血流汗为建设新中国拼搏奉献,一代代煤炭人传承着忠厚吃苦、精诚至上的闪耀品质。这种品质不仅在煤海搏击中熠熠发光,也深埋在一群矿区小男孩心中,锻造了他们不服输不言败的“硬汉底色”,他们就是日后红极一时的蒲白矿区足球黄金一代——“红烛”足球队。

80年代,在白水煤矿一片平整的空地上,烈日炎炎,一群矿区足球爱好者正在摆放自行焊制的球门,周围搭不上手的小球迷,有的抱着足球左顾右盼,好动的则跟在大人屁股后面“瞎指挥”。随着矿区首个“足球场”正式建成,白水煤矿踢球的小孩便越来越多,后来“红烛”队的班底也大多来自这群白水煤矿小孩。

尽管矿区踢球的人多了,氛围浓了,但足球理念和竞技水平仍停留在业余阶段。1985年,一纸调令将一位相貌清秀的华阴小伙分配到白水煤矿中学任体育老师,正是这位外冷内热的足球发烧狂—郝振正老师,成为了白水煤矿孩子们的足球启蒙人。严冬天微亮,队员们已安排上了5公里的体能拉练;酷暑正当午,队员们浑汗如雨正在进行绕杆训练;初春暮色渐浓,队员们围圈坐在操场上,仰着脖子聆听战术。风靡80年代的“433”阵型、主张以攻代守的犀利球风、体能技能的专项提升,一时间,足球成为了矿区小孩展现健壮体魄、团队精神的竞技圣殿,足球也带上蒲白矿区的烙印在渭北一展风采,赢得关注。

1986年,一支由白水煤矿中学足球队为班底的蒲白矿区代表队登上了渭南地区农民运动会的大舞台,与十多支地区球队同场竞技,尽管最后只取得第四名的成绩,但进攻犀利的攻势足球,配合娴熟的团队足球,文明友好的快乐足球,享誉赛场,经此一役,蒲白足球名声大噪。

“红烛”足球队合影

铁血团结

谈及80年代末的矿区足球,就绕不过蒲白矿务局高中与“煤校”(陕西能源职业技术学院前身)的爱恨情仇。当年“煤校”云集着来自全国各地的莘莘学子,这其中不乏爱好足球的体育生。此时“红烛”虽然还未建队,但这批队员经过郝振正老师的调教,球队框架已初现轮廓,战斗力不容小觑。高中三年,这批队员和“煤校”的大哥哥们战斗了几十场,战绩五五开,你赢我输互不服气,发生过摩擦,也惺惺相惜。

“红烛”队中有个绰号“胖墩”的后场大将,彪悍的外表下却是个腼腆忠厚的阳光男孩。在一场与“煤校”的比赛中,他倚住身位合理撞倒了对方球员鲁莽,性格刚烈的鲁莽跳起来便是一拳,“胖墩”的鼻血刷得一下窜了出来,球员们情绪瞬间爆炸,推搡的,拉架的,场面一度失控。此时,“胖墩”的铁哥们小宋抄起一块板砖扑到鲁莽面前,身高只到鲁莽肩膀的他拽住鲁莽衣领,“打我兄弟想咋?欺负我们年纪小吗?我今个就跟你杠上了……”鲁莽脸色顿红,“兄弟,兄弟,慢着慢着,是我冲动了。”鲁莽紧忙向“胖墩”道歉。虽然那场比赛就此罢了,但在后面的日子里,两支球队依旧约场比赛,感情日渐浓厚。

那段记忆见证了属于男孩们的热血沸腾,定格了他们关于足球的青春印记,蒲白人的铁血与团结也铸就了“红烛”队刚毅不屈的灵魂。

1990年,“煤校”搬离蒲白,蒲白技工学校迁入校址,“红烛”这批球员也大多就读于蒲白技校。自此,“煤校”离开了蒲白的足球圈,两队的足球友谊却深埋在技校的球场上,留在他们的记忆中。

“红烛”足球队教练王建峰(右三)

征战陕西“兴隆—联大杯”城市足球邀请赛合影

黄金一代

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十年。属于蒲白足球的黄金一代,在那个倜傥不羁、白衣飘飘的90年代初如紫罗兰般绚烂盛开,镌刻了“红烛”男孩们的光影流年,踢出了坚毅团结的“蒲白风”,震震威名流传至今。

1990年, 20出头的王建峰放下行囊,走出宿舍,望着技校办公楼两侧光影斑驳的榆树叶,食指掠过那个年代标志的小胡子,憧憬着自己的足球梦。他与技校学生年龄相仿,从怀化师范学院分配到蒲白技校担任体育老师,专修足球,司职前锋,战斗力爆表。

足球的凝聚力总是惊人的强大,短短几个星期,组建一支矿区足球队的呼声便已连绵不绝,矿区人豪爽果敢的性情深深感染了王建峰,在众人推举下,他成为了球队的教练兼主力前锋,成为了球队的灵魂人物。

这支队伍中有技校学生,也有矿区足球爱好者,技术层次、身体素质和战术素养不尽相同,怎样将这几股绳拧出最大劲,他心中早有盘算。拉体能是第一关,按照王建峰的专业规划,队员们能不断挑战自身的体能极限,练就出“铁脚板”、“金刚腿”。每天清晨天擦亮,马村矿回罕井镇的路上,总能看见队员们进行体能拉练,他们不时地调整着呼吸,寻求最佳的气息频率,领跑的王建峰则一边鼓励大家,一遍讲解着突破身体极限、磨砺意志力的重要性。只要有机会,他总会召集队员进行足球战术学习,球场位置感、阵型整体进退、小范围逼抢配合……大家十分信服王建峰的专业培训,也十分喜欢他做事专一认真的风格。当时技校的健身房设施较为完善,正是在这个虐肉飙汗的健身房内,队员们出色的小腿爆发力和腰腹力量日渐精进。

踢球的人常讲,球场最怕跑不死的,腿不软的。全队几个月坚持不懈地拉体能、学战术、练配合,为“红烛”书写黄金征程埋下伏笔。

1991年初夏,“红烛”足球队悄然成立。取名“红烛”取意于烛光虽弱,但有着燃烧自己照亮矿区的无私精神。“红烛”成立初期,多与蒲城师范学院、白水县高中等球队切磋。其中蒲城师范球队中多为体育生,身体壮、速度快,与“红烛”球员一对一身体素质相比占了优势,但在“红烛”娴熟的配合和精湛的射术面前,多次对垒却败多胜少,心高气傲的体育生们一万个不服气,大战悄悄酝酿着。

1991年暑假,巅峰对决正式到来。蒲城师范队特意召入了几名暑假回家的足球专业学生,誓要“复仇”。这场比赛地点在蒲白技校,盛夏的炎热敌不过足球“炸裂”的诱惑,矿区球迷倾巢出动,期待着“红烛”一战成名。

加入新成员的蒲城师范队实力大增,不论是边路突破,还是远射打门都给“红烛”队制造了不少麻烦,此时的“红烛”放开手脚,与对方展开了一场对攻战,比分交替领先。临近终场,比分33

精彩绝伦的6粒进球,令人窒息的最后3分钟,所有人的目光都紧紧锁死足球,期待着英雄的封神之作。

最后一分钟,球队灵魂王建峰站了出来,他一抹一扣,晃过三名防守队员,外围远射,进球!球场瞬间沸腾!“红烛”以对手人最擅长的进球方式终结了比赛。

自此,蒲白“红烛”足球队在渭北足球圈留下了名号。

纵使风光无限,难敌岁月无情。最美的“凋零”总是在不经意间到来。1995年,王建峰调离蒲白。“红烛”队员也悉数参加工作,队员们聚少离多,比赛场次锐减。属于“红烛”的黄金一代渐行渐远,蒲白矿区的足球辉煌也随之暗淡。

南桥煤矿小学足球队合影

南桥煤矿小学足球队训练

选择希望

时光倒回到1998年仲夏,南桥矿小学足球队和白水煤矿小学足球队正在进行一场足球友谊赛,还有矿务局小学也参加这次邀请赛,最后白水煤矿小学夺冠。

两队教练一个是刘玉军,一个是张梧桐,他们都是日后“红烛”队的主力。这个暑假,他们怀着对足球的热爱,对矿区足球的期盼,在各自单位附属小学组织培训足球队。他们按照启蒙恩师郝振正的训练方法,结合自身的体会领悟,把孩子们领进了足球的欢乐殿堂。

在蒲白矿区成立60年的长河中,承载着太多艰苦卓越、可歌可泣的奋斗故事。关于足球,口口相传的“红烛”足球队像一座灯塔,一直辉映至今,在那一代矿区男孩子的心目中仿佛如神一般的存在。

当时的队员们现在大多数已经年过不惑,可那群老男孩们的足球、青春、疯狂、热泪怎能忘怀?那段难忘的鎏金岁月,被封印入相册,任何时候翻看都让人心潮澎湃,历久弥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