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运公司:“不外委,就能节省2万多……”

单位:铁运公司作者:王婉妮发布时间:2019-02-20 点击数:1229

年的脚步近了,铁运公司罕井项目部9571机车在执行完最后一趟送重任务后,照常例进机务段检修车间巡检。在巡检中,柴油机缸体部位传来时断时续的滴水声,石拥军段长立即蹬上机车,“应该是柴油机系统缸套出问题啦!”他和司乘员边看边敲打推测道。

图:检修工王跃寿正在拆解柴油机挺杆

经再三检查确认11号缸缸套漏水,需尽快进行更换。罕井项目部将问题逐级反馈汇报后,如何最优化处理问题该公司领导层和罕井项目部相关人员展开了讨论。

“罕井项目部刚投入运营,资金有限,如果选择外委的话,几万块的外委费用,将加重项目部的经营压力,不论从项目部角度还是公司角度,都不划算啊。”该公司副经理朱晓锋结合当前形势客观分析道。

“还有一个方案,就是我们自己来修,唯一的问题就是精通这方面检修技术的王跃寿目前人在益阳项目部,如果有他的协助,更换缸套完全不是问题……”罕井项目部机务段负责人石拥军斩钉截铁地说道。

“那行,既然咱自己能解决就不外委啦,2万多也不是小数目,能省一点是一点!这样,你回去做好准备,人的事我来协调……”该公司最终商定方案。

为降低成本,缩减费用,该公司从各部抽调技术力量,成立临时抢修小组。

图:抢修现场传递工具

身处湖南益阳的王跃寿,接到本部协助罕井项目部抢修机车的电话时眼看就是除夕,放下电话的他,马上联系买票,但由于年关时节车票紧张,没有抢到返程票,最终买了张2月14日的硬座票。他通过电话与石拥军段长联系商量着需要准备的检修工具和备品材料。

除了前期的水封、进出水支管垫以及工具等准备工作外,为了拆卸缸套方便,石段长提早和机务乘务员、值班人员,集思广益,以旧的缸套作为模具,用薄铁皮进行缠绕,两端各余出五六公分用螺丝固定,绕成的圆开铁皮上端用剪刀剪成“梳子齿”状,专用用于机车缸套的拆卸和安装,他们称其为“活塞箍子”,这是他们在多次的检修工作中总结得来的宝贵经验,一举解决了缸套的拆卸难题,在剪铁皮的过程中石段长和检修工焦晓鹏的手被铁皮划出了十几道口子。

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长途跋涉的王跃寿,14日早才赶到家,顾不上休息调整,扒拉了几口饭便联系石拥军段长,请求投入抢修工作。

图:用风动扳手拆解缸头螺丝

更换11号缸缸套程序复杂,需先将机车冷却系统中的水全部排放彻底,随后用天车拆解机车顶部盖子,然后从上方进入检修部位。接下来运用风动扳手拆解缸头螺丝,由于螺丝许久未动过,锈蚀严重,风动扳手的螺丝都震掉了,缸头的螺丝却纹丝未动,王跃寿建议在螺丝根部喷洒螺栓松动剂,半个小时后再进行拆解。这还不算挺杆、喷油泵、稻盖、然油管,等30多个大大小小的部件。

“笃笃笃,笃笃笃………”王跃寿、石拥军段长站在11号缸体上方,一人拿扳手,一人协调开关扳手,另一人在下方护住扳手与螺丝部分防止跑偏,然而看似简单的6个螺栓全部拆解下来就用了近2个小时。

由机车柴油机部位空间狭小,仅容1人通行,而拆卸缸体不仅是项技术活,更是一项体力活,人多施展不开,人少效果不佳,将旧缸套拆解下来仅仅算完成了任务的一半。

图:站在缸体上吃力地拔出旧缸套

全部拆解下来之后,再利用专用工具将活塞环固定,装入新的缸套,再将缸头、螺栓等部件归位,最后一项是注水启机试验。每一个缸体看似单独的工作单元,又相互制约,牵一发而动全身,缸套内是个密封的空间,如果密封效果不佳机车将无法正常使用。为达到理想效果,他们对各个部位再三确认后,再注水,启机试验,确保所有环节万无一失。

经过两天的连续作业,9571机车终于恢复了往日的“神采”,整装待发,以崭新的姿态投入新一年的运输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