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电公司:脱下军装仍是好兵的老孟

单位:蒲白矿业作者:管理员发布时间:2019-08-26 点击数:438

军训场上的老孟

修理门锁、手电的老孟

“有事您说话”这是郭冬临小品的一句经典,可用在热电公司退伍军人孟庆利身上再恰当不过了。说起老孟这个人,他退伍三十年了,干了二十五年汽机运行班长,是热电公司目前为数不多的老班长了。“敬业的好班长”、“当过兵就是不一样”、“谁有事只要开口他都没二话”这是大家伙儿对他的评价。

热心的老孟

为夜间巡检配发的小手电是易耗品,汽机专业有好几把都坏了,准备报计划领新的,老孟在工作闲暇之余,用几个废手电拼成一个好用的,他还自嘲说这是废物利用。班上女工的伞撑断了,准备扔了,他唠叨着“就是根伞骨坏了,扔了可惜,让我看看。”他三下五除二用扎丝修好了。女工盛文萍老公在外地上班,他家锁坏了,在班上唠叨了一下开不开门,老孟下班就跑去她家给他修理了。汽机班女工多,他俨然成了“妇女之友”。

控制室的门锁用的频繁,坏了好多次,都是老孟修好的。这次坏了,车间都准备换锁了,可老孟说,他这次要给门锁做个“大手术”,这不用下班时间鼓捣了一个多小时,愣是又被他修好了。

果断的老孟

别以为老孟只会小打小闹。当过兵的老孟言语和神情中总是流露着一种军人的威严和刚直,难怪每年的军训他都是教官,经他带过的“兵”都有点怵他。在工作中他还有一股拼劲。

去年夏天一个凌晨,正上夜班的孟师傅巡发现3#发电机组主蒸汽管道保温材料冒烟。他一边通知检修人员,一边和当班同事动手打开保温层。保温材料成分特殊,落在皮肤上极痒且针尖般疼痛。蒸汽管道位置高,人必须趴在梯子上探着身子才能工作,而随着保温层一点点脱落,400多度的蒸汽管道辐射出的热量不断加剧,炙烤的让人几乎无法呼吸,他们只能泼上水,一点点的往下抠。此刻,汗珠已如豆大般滚落,衣服很快湿透。随后检修人员也迅速赶到现场,在大伙的努力下,明火点终于暴露出来,着火点被扑灭,一起重大安全隐患很快被消灭在了萌芽阶段。

还有一次,检修人员进行拆除冷油器上架板作业,不小心将冷油器放油考克(小阀门)损坏,一时造成冷油器下部严重漏油,致使工作油箱油位急剧下降,主油泵出口油压快速降低。在此紧急时刻,孟师傅根据盘面监测数据指示,判断为紧急缺油,并立即进行补油作业和紧急故障停机。由于判断及时和采取措施及时有力,避免了一次汽轮机烧瓦事故的发生。

敬业的老孟

2010年11月份的一向看起来身体结实的老孟师傅在班上病倒了,胃溃疡,被紧急送往医院。可就在2011年元旦的那一天,他又来上班了。问他为什么不多休息一段时间,他却平淡的说:“班里这段时间缺人,他不能在家长期无所事事的待着,而且自己又是班长,担负着很多责任,胃病也是慢性病,只要慢慢保养会逐渐康复的。”这就是老孟平淡却感人的回答,在这样的话语背后,让人看到了一个普通工人、一个老兵对于他肩负责任的重视、对于工作的热忱、对于别人的体贴和关怀。

这就是老孟,身上始终闪耀着军人的光芒的老班长,一个在工作中严格要求自己、不丝毫懈怠、对工作负责、对同事体贴的退伍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