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代人的文学梦

单位:技校联合党委作者:党礼平发布时间:2019-06-10 点击数:236

端午放假期间,在西安工作的儿子用微信给我发过来一篇他业余时间写的散文,希望我能给他改一改。那一瞬间里,我突然觉得他长大了,他有了自己的爱好,他有了自己的梦想,要知道这是我们这个家里第三代人的文学梦。
    文学,对于我们这个家来说,是一个很久很久就存在的梦想。从父亲那一代开始算起,整整三代人,拥有同一个爱好实属不易。这不易的原因,是我们三代人都不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也都没有受过专业的文学教育,所从事的职业都是与文学无缘的,但就是在这种无缘的条件下,一个机会或者一次机遇,就让我们一次次改变了初衷,深深的爱上了文学,这种爱还催生了一种梦想,这种梦想伴随着我们三代人共同成长。
    我喜欢文学,可能是遗传,这也许是遗传了父亲的文学细胞。父亲出生在国困民难的艰难岁月。他一生经历了很多曲折和坎坷,却一直酷爱文学,他读书和写作的故事演绎着历史的沧桑,每每想起,我便感慨万千。小时候,由于家贫,没有受过多少教育,但他一生爱学习、爱看书的习惯,从没有因为贫困而改变过。想当年煤矿是个缺少知识分子的地方,没有顽强的忍耐力在这里很难坚守一生。父亲参加工作来到煤矿以后,由于读过几年小学,加之辍学以后也没有放松学习,他的知识积累远远超过了他的学历。每当单位组织职工集体学习的时候,他总是第一个被领导指派领读。久而久之,他被大家视为工人中间的知识分子,代写书信、编辑板报、草拟文件,样样离不了他,反过来这些业余工作,也促进了他的文字水平的不断提高。后来,他就从装卸工的岗位上借调到机关做专门的业务工作。
    进机关以后接触的报纸、书籍多了,父亲如饥似渴地读,笔耕不辍地写。家里有三个孩子,矿上只分了一孔窑洞,住房紧张是可想而知的,甚至连一个书桌都没有地方摆放。他的许多诗,就是在这种条件下写出来的。尤其是在退休以后写作成为他最主要的一种爱好。前两年他把自己写的诗编了一本诗集,并写了一本自己的回忆录。
    受父亲的影响,我从小就对文字很敏感,喜欢各式各样的文学书刊,尤其那时候父亲订的一份《北京文艺》对我的影响特别大。那是一本在那个时代非常少见的文学读物。每每遇到好的词组合,好的语句,好的段落我都会抄下来,几年下来竟抄了好几大本。这种文学基础的沉淀对我中学的语文帮助特别大。那时候我写的作文常常被老师当作范文来读。记得那时候的作文课都是两节课连在一起上。一般情况下,我是用第一节课打草稿构思,再用第二节课写好抄在作文本上交给老师。在语文课上受到表扬,尤其是写作文受到的嘉奖,成为我中学时代最自豪的一件事。那时候我就有一个梦想,就是长大了一定要当作家,用手中的笔歌颂祖国的山河,用手中的笔书写自己华丽的人生。
    人生的道路从来就不是一帆风顺的。高考落榜以后,我面临的最大压力就是当待业青年。好不容易碰到机会下井当了工人,那种在当时三块石头加一块肉的高危岗位,让父母总是放不下心来,我也为此陷入苦恼之中。后来,我上技校离开了家里,也离开了原来的岗位,虽然毕业以后到南井头矿仍然是采煤工作,但至少没有父母的担惊受怕和牵肠挂肚。更为难得的是在这个新的环境里,工作之余我又做起自己的文学梦,写了许多小文章,有的还得到了广播站的采用。后来由于周围小煤窑的无序开采,南井头矿只存在了短短的几年,很快就关闭了。我同几千矿工家属一样,也走上了摆摊谋生的路子,几年后又来到了新建的朱家河煤矿。这里成为了我梦想真正启航的出发点。

那时候年轻,有的是精力,只要有时间,趴在荆芭上我都会给矿上的广播站去写稿。在这里,我有了自己的独立生活和经济收入,经常会在拮据的收入中攒点钱买些书读。后来一个叫谢菲的同事给我办了一张借书证,从此我便徘徊在知识的海洋里,用充满好奇的目光,探索人、探索大海、探索高山。在每一片土地上寻觅着希望的果实,在每一片天空中采摘我羡慕的彩云,在门口的白水河里扑捉美丽的浪花,在一本本书里,寻求开启智慧之门的钥匙,这便是我的文学梦。我知道,这条路上充满了艰辛,也布满了荆棘,但我坚信,黑暗的尽头就是光明,这光明就是梦想,就是希望。正像诗人汪国真说的,世界上没有比脚更长的路,没有比人更高的山。这期间,我最大的收获就是被大家称为单位里的文学青年和通讯员,并屡屡受奖。后来因为爱写作还得到了重用,实现了人生的跨越,成为了一名企业管理人员。这个结果是我这个没有社会关系的人想都没有敢想的结果。
    我的儿子本来是与文学无缘的,他从小就聪明可爱,动手能力极强。我设想着他可能会成未来中国制造的岗位工人。没想到他大学毕业以后,拒绝我的安排,甚至是祈求我给他一点自由,允许他去按自己的意愿去应聘。这期间他销售过机器人,也给私人打过工,还实习过财务工作,现在又干起了人力资源,无论他干什么,我觉得都能理解,但我唯独没有想到他会喜欢文学,会做文学梦。
    我一直觉得,喜欢文字的人,就是热爱生活的表现,他就是要在生活中寻找一些寄托。这样的寄托,可以是一片树叶,可以是一片星空,也可以是一池清水,或者一个节日,但绝不能是当官发财。现在写字太方便了,不需要笔墨,不需要熟萱,更不需要红袖添香。只要你打开电脑,敲击键盘,或者打开手机语音输入,你就可以从容地写下自己的心情和感受。看到他写的关于端午的短文以后,我最大的感受,就是觉得他热爱生活,写的文章像那么回事,这可能也离不了他这几年的闯荡和历练。

巴金老人说过:人为什么需要文学?需要他来扫除我们心灵中的垃圾,需要他来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带来力量。我真希望儿子在文学这条路上越走越长、越走越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