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的日子

单位:技校联合党委作者:陈银萍发布时间:2019-06-06 点击数:1289

美国诗人惠特曼有一首诗:《有一个孩子向前走去》,诗里说:

有一个孩子每天向前走去,

他看见最初的东西,他就变成那东西,

那东西就变成了他的一部分……

 

儿童节的前一天,孩子终于走进了她心心念念已久的“书店”——蓝海风。从踏进这个书店的第一步开始,她们俩就已被彼此深深地吸引!

因为是周内,这里的人并不多,正如孩子说的“妈妈,我可以一整天呆在这里也不感到厌烦。”似乎对于她来说,城市的大小最显著的区别就在于书店的大小,而今天的这些书或许在未来的几年里就已经足够她想象与亲近了吧。在二楼西北角,我俩各自坐在石墩上看着两本不同的神话故事,但我总是时不时地看看手机,也会看着孩子的背影发呆。“她是自由的,就像曾经的我一样。”我的脑海突然就出现了这样一句话。

我对于书籍的喜爱,最早源于小学二三年级时同村同学的那本《格林童话》,这本书是坐在我家大门口的门墩石上看完的,一个下午屁股都没舍得离开一下。我的第一本课外书是舅舅买的《优秀作文》,那在当时可是一件不得了的事情嘞,这本书在班里整整转了一圈,也是通过那几十篇别人的作文,我才知道外面那些同龄孩子过着不同于我的生活,才知道公园、郊游等等等等。现今来看,这两本书就如果一束光一样闪闪地投在了我这个农村丫头的心里。

我能够看到更多的书,很大程度上得感谢我的堂哥。因为就在上初中那年,堂哥大学毕业带回来了好多好多书,而且还告诉我们这帮孩子,那么一大屋子的书可以随便挑随便看。就这样类似于《当代》这样的文学刊物、宋话本、《契科夫小说选集》等等填满了我初中三年的闲暇时间。时至今日,我依然记得《当代》中的一首短诗,短的只用一句话就成了一首诗,《落叶》——“这秋日里深沉的叹息……”也就是这些书,养成了我对待书籍不挑剔,再晦涩难懂也要坚持看完的习惯。堂哥的这些书给我们这些孩子打开了两一扇门。用表弟的话来说,“每次走进那个满是书的房间,挑选心爱的书籍时,就好像踏进了天堂”再贴切不过了。

初三毕业后的那个暑假,在我再三保证一周就还书的承诺下,艰难地从四五里外同学那里借来了一本《平凡的世界》,于是饭后、午休、放羊的空隙都成为了我看书的好时机。现在想想,也正是这本书才真正使我深深地感受到了文学的魅力。幸运的是,高中三年我的身边就有个小型的图书馆。

这个“图书馆”位于学校东南角,和开水房毗邻而居,面积大约有十三四个平方,几排书架被妥善地安置在房间里。平日里这个房间的进门处有一张办公桌,桌子的那边经常会看见一个长脸、爱搭理不搭理你的女人,她就是这个“图书馆”的老板。和校外的那些“图书馆”相比,我和同宿舍的人更喜欢来这里借阅书籍,这里的书干净、种类多,关键在于押5元的押金就可以借阅任何一本书。其实书的租金也不便宜,那时一周五天的生活费15元,早餐一个饼夹菜5角,一天一本书的租金恰恰是5角。因此,我们总是在周五下午放学之后相约去“图书馆”借书,周天下午再交换着看完他人的那本。遇到寒暑假,那可就是天大的好事了,老板说寒暑假每人可以借5本,每本租金5-10元,押金依旧15元,只要暑期结束时按期归还就行,当然还要加一条“爱护书籍”。老板是不怕你不按时归还的,因为谁在哪个班她是早就清楚的了。

假期漫长,借来的书很快就看完了,这时,我们就会骑着自行车到几里、甚至十几里外的同学间去换书,一个假期少说也会看个十来本啦,心里就觉得怎么说都划算!寒假因为忙着年前给家人帮忙,看书大多只能在晚上,而暑假就相对宽松很多了,午饭后大家休息的那段时间可以用来看书,最好的莫过于边放羊边看书了,谁也不打扰谁!

这三年,我到底看过了多少书自己也不是很清楚,《最后一个匈奴》、《黄金时代》、《康熙王朝》、《雍正王朝》、《荆棘鸟》、《漂》、《白鹿原》等等,只记得这“图书馆”什么时候上了新书我是一清二楚。也正是因为这座“图书馆”,才使得我慢慢开始有选择的看书,有时只从书名上就可以感觉到这本书适不适合自己。

但是第一次真正地买书,还是在进入大学遇到的第一个毕业季。傍晚,校园的道路两旁,在即将毕业的学长们摆起的跳蚤市场里用最低的价钱买到自己喜欢的书,是快乐的。而今,敲击键盘,点动鼠标,那些心仪的书就可以第二日到达,但却没有了往日的欣喜雀跃,甚至放在床头几月也不曾翻看过半。

“阅读是自由的”,我告诉自己,那就把她喜欢的书继续放进属于她的书架里吧!

出了书店的大门,那段二十几分钟路程,我俩走走歇歇,女儿说“其实也不远,一点儿也不热!”

其实,我也想这样说,只是她先说了而已,我还想说“这是因为我俩心中都有阴凉……”